解惑疾病

扭曲的世界 水腫的黃斑——高血糖惹的禍

63歲的李大爺是個“資深”的糖尿病患者, 沒事的時候就喜歡去公園和老伙伴們一起下下棋、聊聊天。 這天, 李大爺一大清早就走出了家門, 趕去赴楊大爺的“約”, 來一場五子棋拼殺賽。 但這場棋賽不歡而散。

李大爺和楊大爺按時到了公園, 擼起袖子想秀一把棋藝。 但就在下定幾顆棋子后, 李大爺突然看著整個棋盤扭了起來, 他怎么揉眼睛、調整姿勢也不能把棋子放在正確的位置上, 不是下在棋子上, 就是放在格子里, 把楊大爺氣得夠嗆。

回家的路上, 李大爺還是感覺眼睛模糊看不清, 立馬叫上老伴去醫院看眼科。 兩個人掛號后跑上跑下, 先做了視力測試, 但李大爺卻看不清視力表的一些部位。 聽從醫生的建議, 他做了眼底鏡下散瞳檢查, 接著進行了眼底熒光血管造影(FFA)、光學相干斷層成像(OCT)后發現, 視網膜上黃斑區的毛細血管出現滲漏, 血管滲出的液體和蛋白質聚積在了黃斑的周圍。 原來, 李大爺得了糖尿病性黃斑水腫(DME)。

聽完醫生的診斷, 李大爺垂著腦袋, 小心翼翼地問醫生:“沒想過眼睛會得病, 這是為啥呀?”

醫生看到李大爺懊惱的樣子, 說:“大爺, 這樣跟您說吧, 黃斑就是眼睛的“心臟”, 我們能清晰地看到東西都是靠的它。 它的周圍有一群忙碌的微血管大軍——視網膜的脈管系統, 負責把氧氣、營養“搬”過來。 但他們最怕的敵人就是長期慢性高血糖。 血糖長期處于高水平會讓他們元氣大傷, 血管通透性增強, 滲出一些積液(滲透液)留在黃斑周圍,

導致黃斑腫脹, 甚至受損。 您也就得了糖尿病性黃斑水腫。 ”

李大爺說:“我以前眼睛沒啥問題啊, 血糖控制得也不錯。 這病怎么就找上我了呢?”老伴在旁邊說:“什么控制得不錯!還是管不住嘴, 血糖一直比較高。 ”

醫生耐心地說:“大爺, 這種病出現得早晚很不確定,

有的人剛患上糖尿病就開始視力下降了, 有的人十年后才有征兆。 但它在早期不易察覺, 一旦出現視物變形就要盡早診治。 您這發現得挺早的, 很幸運。 ”

醫生還告訴他, 如果病情進入進展期, 除了視物扭曲變形, 還會造成嚴重的視力下降, 比如視野的中心區域有暗點, 也就是斑片狀的視物模糊, 難以清晰地看到細節, 包括近距離和遠距離的;對比敏感度會下降, 看到的顏色都是“褪色”的;看物體的形狀有所改變, 有時比實際形狀大, 有時也會變小。

針對李大爺的情況, 可能需要激光治療、抗VEGF治療或類固醇治療。 但李大爺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這樣跟您說吧, 激光治療可以延緩病情進一步進展, 但無法恢復或提升視力,

可能導致視網膜損傷等;抗VEGF治療是將藥物注射到眼睛玻璃體腔, 比如阿柏西普, 可以對抗并阻斷被稱為VEGF的新生血管內皮生長因子蛋白, 從而減少血管滲漏, 消退DME水腫, 使病情不再發展, 還能讓部分患者重新恢復視覺功能。 這種治療需要初始5個月連續每月注射一次, 然后每兩個月進行檢查并注射一次。 類固醇治療也是注射給藥到眼睛玻璃體腔, 通過減少血管炎癥起效。 ”

一聽到眼內注射, 李大爺嚇得夠嗆, 說要回家考慮一下。 但一考慮就是一個月, 醫生再見到李大爺的時候, 他已經是離不開攙扶了。 原來這一個月的時間, 他的眼睛開始出現暗點, 已經看不太清楚路了, 害怕以后成為盲人, 于是趕忙來找醫生做治療。

幸運的是, 李大爺病情發現得夠早,不然這一頓折騰怕是治療起來會十分困難。過了一年,李大爺接受了局部抗VEGF注射后,視力慢慢有所恢復了,醫生說:“眼底狀況不錯,繼續保持!”懸在李大爺心里的那塊大石頭終于落了地。

這次復診,李大爺特地帶了小本子,要記下醫生說的每一句話。沒想到,醫生給了他一張方格表,說是應對黃斑病變的“檢查神器”——阿姆斯勒方格表,讓李大爺每半個月檢查一次。

自查時,把方格表放在視平線30厘米的距離處,光線要明亮及平均;用手(或眼罩)遮住一只眼,用另一只眼凝視方格表中心點,用余光去感受其他方格是否有變形或異常,比如變大、扭曲或變暗。如果發現異常,就需要及時就醫。

除了自測,醫生還讓李大爺戒了煙酒,沒事去公園打打太極拳、散散步,也利于黃斑的恢復。

復診完,李大爺記得密密麻麻,心里也放松的許多。臨出門時,醫生又沖他喊了一聲:“別忘了定期來醫院復查啊!”“好嘞!”

如今,李大爺又回歸了以前的生活,但更懂健康了,每天吃過早飯就出去溜達溜達。和老伙伴們在一起的時候,經常給他們科普一下新知識——糖尿病性黃斑水腫,有時還拿著自測表讓他們挨個測試,儼然成了“半個”眼科醫生。▲(生命時報)

李大爺病情發現得夠早,不然這一頓折騰怕是治療起來會十分困難。過了一年,李大爺接受了局部抗VEGF注射后,視力慢慢有所恢復了,醫生說:“眼底狀況不錯,繼續保持!”懸在李大爺心里的那塊大石頭終于落了地。

這次復診,李大爺特地帶了小本子,要記下醫生說的每一句話。沒想到,醫生給了他一張方格表,說是應對黃斑病變的“檢查神器”——阿姆斯勒方格表,讓李大爺每半個月檢查一次。

自查時,把方格表放在視平線30厘米的距離處,光線要明亮及平均;用手(或眼罩)遮住一只眼,用另一只眼凝視方格表中心點,用余光去感受其他方格是否有變形或異常,比如變大、扭曲或變暗。如果發現異常,就需要及時就醫。

除了自測,醫生還讓李大爺戒了煙酒,沒事去公園打打太極拳、散散步,也利于黃斑的恢復。

復診完,李大爺記得密密麻麻,心里也放松的許多。臨出門時,醫生又沖他喊了一聲:“別忘了定期來醫院復查啊!”“好嘞!”

如今,李大爺又回歸了以前的生活,但更懂健康了,每天吃過早飯就出去溜達溜達。和老伙伴們在一起的時候,經常給他們科普一下新知識——糖尿病性黃斑水腫,有時還拿著自測表讓他們挨個測試,儼然成了“半個”眼科醫生。▲(生命時報)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