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惑疾病

賈立群:兒童醫院里的“B超神探”

實習記者 劉樺葳

北京兒童醫院經常能聽到家長抱著孩子找“賈立群B超”, 甚至有的家長直接指著B超機問:“這是‘賈立群牌’的嗎?”賈立群總是笑著解釋:“這臺機器加上我就可以叫‘賈立群牌’了。

可不是因為賈立群新發明了B超機, 而是因為任何一臺普通的B超機都能在他的手里化腐朽為神奇。

作為我國兒童超聲領域的拓荒者, 賈立群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 為了能準確地診斷出患兒身體的病痛, 賈立群用自己的身體訓練:自1977年進入醫院工作以來, 賈立群通過在自己身上反復試驗, 終于摸索出了兒童超聲圖像的特點規律。

試驗有了成效。 2008年2月, 賈立群連續檢查出幾十例“腎結石”患兒。 同年9月, “三鹿奶粉事件”曝光, 賈立群憑借對這類患兒超聲檢查經驗, 在短短3小時內制定出了“毒奶粉腎結石”的全國診斷標準。

賈立群曾接診一個重度肝腫大患兒。 患兒只有2個月大,

肝上布滿小結節。 賈立群看了看病歷, 發現其他醫院的診斷結果是良性肝臟血管瘤, 但經過治療就是不見好。

在醫學上, 良性的肝臟腫瘤和惡性腫瘤肝轉移的醫學影像表現是一樣的。 唯一不同點, 如果是惡性腫瘤肝轉移, 會有一個原發瘤。

賈立群拿著探頭在患兒的腹部反復掃描, 終于發現了一個黃豆大小的結節, 和別的小結節不同, 這個結節在孩子哭鬧時不隨肝臟移動。 元兇找到了:轉移到肝臟的神經母細胞瘤。 最后的手術和病理結果證實了他的診斷, 賈立群救了孩子一命。 按同樣的思路, 賈立群又治療了她的孿生妹妹。 同樣的病, 但原發瘤通過胎盤從姐姐的身上轉移給了妹妹, 這種病例在世界上非常罕見。

后來, 孩子父母送來錦旗:“火眼金睛緝病禍, 孿嬰奇疾被偵破。 求實進取講奉獻, 醫術精湛稱楷模”。

賈立群大夫精湛的醫術給患兒帶來了健康, 也給自己惹了不少的“麻煩”:孩子治好了, 家長都會對他表示感謝, 塞紅包的、送禮的, 賈立群一一拒絕。 為了防止家長往大褂兜里塞紅包, 賈立群索性自己把口袋都縫死。 再塞錢的家長發現怎么也塞不進去, 賈立群就笑著說:“兜縫著呢!您把錢用在給孩子看病上吧!”從此, “縫兜大夫”的綽號便在家長間傳開了。

賈立群住處離醫院很近, 他向醫院承諾, 只要在北京, 24小時隨叫隨到。 他最多時一天夜里被叫起來19次, 每次都是剛躺下電話就響了, 趕緊穿上衣服往醫院跑。

就這樣, 寒來暑往二十余年,

賈立群治好了無數患兒, 卻把自己累出了一身病。 但對于自己的工作, 賈立群卻毫無怨言, 始終如一地為患兒服好務, 把一生的精力奉獻給所熱愛的兒科醫學事業。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