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養飲食

紓解年輕人“社恐”關鍵靠“自療”

越來越多的90后、00后認為自己“社恐”。 據《光明日報》報道, 在日前發起的一項網上調查中, 參與投票的2532名網友給出了一個驚人的結果——僅69人認為自己沒有社交問題, 97%的參與者存在回避甚至恐懼社交的現象。 同時, 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享受獨居獨處, 依靠手機建構和維護自己的社交網絡, 在虛擬世界越陷越深。

社交工具升級、社交能力降級, 是當下年輕人群體的一種生活交際尷尬。 這種“社恐”心理不只表現為相關調查數據的高企, 更有“線下獨處、線上‘熱鬧’”的生活現實佐證。 社交恐懼癥在醫學上稱之為社交焦慮障礙,

常發病于青少年或成人早期。 不過, 當下許多年輕人自稱的“社恐”尚未達到疾病的程度, 只是一種對社交回避、抗拒的負面情緒, 但這種帶有傾向性的社交焦慮, 卻需引發人們關注。

聚集、交往是人類活動的常態現象, 與人的本能天性、個體發展和社會進步息息相關。 在科技進步、信息發達的當今社會, 年輕人也同樣沒有泯滅“交往”的欲望, 只不過是將這種訴求傾注在了網上、借助于社交軟件。 一個“加為好友”就可將陌生人拉入朋友圈, 能發微信講的小事就不打電話, 能打字說清就不發語音, 該參加的婚宴以紅包賀喜代替等等, 正是這種手機依賴癥, 讓該交際的現實往來變為虛擬。

年輕人熱衷線上社交的熱鬧,

非但不能消解“社恐”焦慮, 反而會拉大與他人的心理距離。 社會心理學家描繪出的“群體性孤獨”現象, 就真真切切地發生在我們身邊:家人在一起不是彼此交心, 而是各自在看電腦和手機;朋友聚會不是敘舊暢談, 而是拼命刷新微博、微信;課堂上老師在講, 學生在網上聊天;會議中別人在發言, 聽眾在看新聞頭條。

剖析導致年輕人“社恐”心理的成因, 或不乏對單調生活經歷和簡單生活閱歷的習慣成自然。 比如囿于“自我軸心”式的溺愛成長環境, 缺乏對親戚、鄰里關系等傳統社會交往的體驗, 但歸根結底卻是與對線下社交的自信缺失、膽量缺乏和實踐缺位不無關聯。

紓解年輕人的“社恐”癥, 關鍵還是要靠“自我療法”。 最好的醫生是自己,

矯正年輕人的“社恐”心理, 還是要致力于提高自身的社交自信、社交勇氣和社交本領。 首先, 要消除“恐懼癥”。 社交不是不敢染指的洪水猛獸, 而是不可或缺的生活常態。 回避、抗拒不過是自欺欺人, 唯有直面現實和積極參與, 才能在社交實踐中學會社交, 這就需要正確地評價自己, 發掘自身優勢, 銘記尺有所短、寸有所長, 堅信天生我材必有用, 學會在人際交往中揚長避短。

其次, 要保持平常心。 社交是平等交往、誠意交流和坦白做事。 要友善地對待別人, 多些樂善好施, 在幫助他人時忘卻自己煩惱、證明自身價值;不苛求自己, 能做到什么地步就做到什么地步, 只要盡力了, 不成功也沒關系。 找個傾訴對象, 有煩惱一定要說出來。

(張玉勝)

[ 責編:云霄 ]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