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養生保健

養生保健

【生命悅讀】行走於生死之間,我想留住那份最初的柔軟

點上方聽生命悅讀·第十四期

一段文字, 詮釋一種生命的定義;

一種聲音, 承載一個獨特的靈魂;

一次聆聽, 傳遞一種溫暖的能量。

《生命時報》與你相約“生命悅讀”欄目, 邀請嘉賓用聲音給文字帶上溫度, 輕叩你的心門。 願你聽見其中生命的力量, 以及蘊含在其中的智慧。

本期, 北京清華長庚醫院血管外科楊宇做客“生命悅讀”, 與你分享他在工作中的感悟《行走於生死之間》。

北京清華長庚醫院血管外科 楊宇

行走於生死之間

文丨楊宇

兩個月前, 病房接收了一位87歲的老太太。

老太太是一位資深文藝工作者,

富有涵養、待人親切, 總會拉著我的手, 對我說:“楊醫生, 我的鋼琴彈得很好的, 我要唱歌給醫生們聽, 你們要不要聽?”看著老人慈祥可親的樣子, 我想她的歌聲也一定婉轉動人。

隨著檢查的完善, 我們發現患者所得的不僅僅是腹主動脈瘤, 同時還有胸主動脈瘤、升主動脈夾層、凝血功能紊亂……可以說, 這裡面隨便拿出哪一樣, 都可能隨時要了她的命。

住院半個月, 老太太的情況不斷惡化, 由於凝血功能嚴重低下, 皮下血腫已經累及整個左側胸腹部, 累計輸入2400毫升紅細胞、2000毫升血漿仍然無法維持血液的血紅蛋白水準。

她非常認真、非常用力地看著我, 伸平雙手, 作出彈鋼琴的手勢, 但動作已非常僵硬, 可以感覺到指間的音符也不那麼流暢。

她很著急, “楊醫生, 我是不是要死了, 你們一定要幫幫我, 我的孩子們還在國外, 最聰明的小孫子也在挪威, 他們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 我想他們啊, 你們一定要幫幫我。 ”

終於, 在手術當天上午, 老太太的子孫齊聚, 大家都沒去打擾他們, 傍晚我們便安排了急診手術。 接手術的時候, 她問我, “楊醫生, 我的手術很困難對不對?”我一時竟不知如何回答, 我想讓她寬心, 可又有一種發自內心的無力感, 來自現實的無力感。

當晚, 我們血管外科手術團隊奮戰了整整一夜, 支架成功植入, 血流恢復正常, 可惜, 老太太的凝血功能一直未能糾正, 期間我幾次去看她, 為她換藥, 她都處於昏迷狀態, 直到3天后在ICU去世。

料理完老人的後事,

老人的家屬特地來感謝我們, “醫生, 謝謝你們, 我們做子女的沒有遺憾了, 老太太也沒有遺憾了。 ”

她和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在麻醉前, “我相信你們, 手術一定會成功的。 ”這是一位老人留給我最後的美好。

這位老人是我作為住院醫師獨立管理的第一例死亡病例。 老太太享年87歲, 我今年30歲, 我們兩者之間半個月的交集, 然後我直面她的死亡。

不甘也好, 懷念也好, 直面死亡帶給我一種陌生的情緒, 久久無法釋懷。 我總是會不由自主地回憶起老太太的音容笑貌, 那透亮的眼神、可親的話語, 每念及此, 腦海中就會一遍遍過電影般浮現診療的全過程:發現夾層是不是晚了一點, 如果在剛入院時就能發現會不會好一些?

死亡, 是每一個青年醫師,

都必須經歷的一項修行, 書本上的醫學知識, 讓你瞭解人體和疾病, 而死亡, 以一種最現實最生硬的方式, 直擊你的心, 告訴你什麼是生命。

從震撼、迷茫、質疑, 到思考、求索、再次經歷, 我終於開始理解這種“陌生的情緒”, 那是來自於一個生命的迴響, 不斷警醒著我對生命的敬畏和思考。 我們修行的並不是看淡的冷漠, 而是看懂的智慧。

醫生, 行走于生死之間, 應該保留住最初的柔軟, 秉承敬畏生命的態度, 陪患者一起經歷疾病, 體悟人生, 並向更多的人傳遞這一份厚重的感悟:生有美好, 死亦有美好。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