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每個女人的大腿都有一段歷史

與歐美人結婚的日本女士不管臉如何難看腿卻都很漂亮

一次, 一個朋友這樣對我說道:“與歐美人結婚的日本女士不管臉如何難看腿卻都很漂亮。 不信你就注意看一看。 ”

誠如斯言, 我周圍成為外國人夫人的女士的玉腿都是那麼漂亮。 我的那個朋友本人也曾在國外生活過, 她的腿也像那些外交官、日本外國分公司經理們的夫人般“外國化”了。 其特徵為不穿連褲襪, 皮膚曬得微黑。 不用說這些腿部“外國化”的夫人們臉部也是美麗非凡。

日本女孩子的腿竟然進化到如此地步

前幾天, 我在翻閱一本週刊雜誌時,

其中一幅照片令我大感驚異。 照片上有五位身著泳衣年輕漂亮的各大公司的形象大使, 她們的腿無一例外纖長豐盈。 膝蓋以上、膝蓋以下都是筆直的, 且腿形極其優美。 我深深地感歎沒想到日本女孩子的腿竟然進化到如此地步。

以前有一次我和關係不錯的五個女孩子參加了去非洲肯雅的愉快旅行。 每天我們乘坐卡車深入內陸看大象看獅子。 由於是第一次看野生動物, 我感到非常的新奇, 整日裡舉著望遠鏡進行觀察。 但是如同大象獅子令我們驚奇一樣, 我們身上也有令當地人驚奇吸引他們目光的東西。 那就是我的腿。

當時的我比現在要豐滿得多, 大腿圓滾滾的

加之膚色較白, 看起來更是粗得出奇。

大家知道非洲人腿上可是一點贅肉都沒有。 因此對於他們來說, 好像我的大腿帶來的驚奇要大於大象給我帶來的驚奇。 想起來讓我後悔的是旅行途中我一直穿著短褲。 我感覺非洲導遊不停地在窺視我的腿。 那也罷了, 萬沒想到他竟邀了朋友一起來看。 那幫人圍在我的身邊一邊指指點點, 一邊用肯雅語好像在說:“看那, 看那, 多粗的腿!”

其中有個人含含混混地說著“空手道!空手道!”這個日語單詞。 他的意思大概是解釋我之所以腿粗, 是因為我練空手道的緣故。

對於一位尚未婚嫁的少女來說這是多麼悲慘的情景

我幾乎氣瘋了。 不過直到今天我對肯雅還抱有好感。 為什麼呢?雖然在非洲人眼中我的大腿屬於令人瞠目的異類,

但我的長相卻是典型的非洲美女型。 在肯雅逗留期間我買了一些明信片, 有一張是肯雅美人像的, 朋友們吃驚地發現她像極了我。 她們很認真地說:像你這種類型在肯雅肯定能換好多頭牛。 回到日本又過了幾年後, 有一天出席肯雅人主辦的聚餐會, 一位外交官親口對我說:“我到日本兩年來第一次見到像你這麼美的女士。 ”

朋友們嘲笑我說:世界上還有這樣一個地方, 這也是一種心靈的慰藉

話說得有些跑題。 其實有一對粗腿的我, 對衣著著實下了一番功夫。 首先注意裙子的長度。 無論世間如何流行, 所謂的“皇室典範”式過膝長裙

我是不穿的。 那種裙子只能使腿看上去更粗。 我一直以來都是穿短不及膝的迷你裙搭配同樣顏色的緊身褲。

最可怕的是夏天。 歲數也不小了, 不怎麼喜歡襪子。 也不喜歡肉色連體褲襪, 夏天我大概打赤腳穿短褲的時候多一些。 但有時也穿長裙, 並光腳穿塑膠涼鞋。 這多虧了我腿毛脫得乾淨。

腿毛可使我吃盡了苦頭

發生過數次令人難以置信的慘劇。 一次和其他男士約好第二天到海邊玩。 頭天晚上夜半時分我拿出買好的脫毛蠟準備脫毛。 一般人這種場合事先要好好讀一讀說明書, 而我什麼事都馬馬虎虎, 所以是在塗完脫毛蠟後才開始讀的。 說明書中說:“塗蠟五分鐘後, 在蠟尚未完全凝固時順腿毛生長方向一氣剝下。 請一定注意是在蠟尚未完全凝固時。 ”

當我慌慌張張準備給予充分注意時,

塗在腿上的蠟已硬如石膏。 按也好敲也好紋絲不動。 一看表, 已是淩晨3點。 定好7點出發, 這可如何是好?不由得熱淚湧出, 差一點都想死了。 考慮來考慮去, 我找出一把鋒利的錐子毅然向腿上刺去。 刺出一條縫後, 本打算探入手指將蠟剝下, 可是蠟卻破碎掉落。 暫態間鮮血從毛孔中噴出, 其痛無比, 痛徹心肺。 有鑑於此, 我存了一筆錢到美容院治療了一段時間, 總算把我的腿毛除掉了。

也許是長年辛勞的緣故吧, 我的腿好像變得相當細了。 女人的腿上有歷史, 和臉一樣隱含著許多故事。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